http://www.froninvest.com

2020年上半年过去了,科技圈三件大事让我印象深刻

1


时间过得很快,2020年上半年一转眼就从指尖溜走,今天来到了下半年第三天,你好7月。回首过去半年,有人调侃道,自己什么都没干,光见证历史,也有人希望重启2020年,因为疫情等各种突发情况让人疲于应付。

 

的确,2020年上半年太难了,上至国家下至企业、个人,都在经历重重考验,但重启2020年只是个美好的心愿,不可能实现。随着2020年下半年大幕拉开,我们能做的就是带着希望和梦想前进,路再难走也要坚定自己的步伐,乘风破浪、披荆斩棘。

 

作为科技自媒体,我更关注2020年上半年科技圈的各种动态。讲真,这半年发生的大事小情可真不少,一瓜接一瓜,让人应接不暇。其中,有三件大事让我印象深刻,值得好好说道一番。

 

一、疫情黑天鹅来临

 

春节前夕,绝大多数科技公司及其产业链上下游均已处于放假或半放假状态,欢欢喜喜庆祝新春。此时,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使欢乐的气氛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尤其是疫情随着春运大潮呈现快速蔓延的态势,让全民开始揪心起来,掀起了一股口罩抢购热潮,“打得”天猫、京东、拼多多等主流电商平台措手不及。

 

一时之间,口罩断供、天价口罩现象层出不穷。为了稳定口罩供应,天猫们各显神通,组织厂家生产、从工厂直接发货、把口罩列入百亿补贴等,尽全力缓解口罩慌的局面。同时,电商、外卖平台均推出贴心的无接触配送,奋战在稳物价、保民生的一线,线上买菜逐渐兴起,逆行而上的快递小哥、外卖小哥成为疫情期间人们最想见的人。

 

当时,湖北成为疫情“震中”,牵动全国人民的心,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科技公司纷纷捐款捐物,践行企业社会责任。比如,湖北籍企业家雷军及其治下的小米先后为家乡捐款1000多万元。除了出钱出力之外,推迟复工复产也是企业支援抗疫的一种方式,上班族难得享受到超长假期。

 

复工后,在家办公、线上协同成为新的工作方式,钉钉、腾讯会议、飞书等开始走俏。不过,无论是推迟一周、两周还是一个月返岗,上班族终究还是要回公司所在地工作。这对于企业来说固然是个好消息,但并不代表可以快速恢复元气,因为疫情对商业活动的正常开展产生诸多限制,新品线上发布、线上销售成为新常态,最典型的要属手机行业。

 

事实上,疫情这一不确定性因素既是危机也是机遇。但总体来看,陷入危机的企业占绝大多数,真正抓住机遇迎难而上的企业少之又少。因此,时不时传来企业传出降薪、裁员甚至倒闭的坏消息,因为自救举措不如预期那么奏效。比如,旅游、二手车行业哀鸿遍野,百程旅行网被迫关闭。

 

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在经历Q1的低谷后,从4月开始,绝大多数行业走上复苏之路。不过,它们期盼的报复性消费并未到来,恢复元气的确发生,但相对缓慢。尽管如此,情况一天天好转还是给困境中的人们带去一丝希望。同时,假期经济给各行各业来了波神助攻,清明、五一、端午提振效果明显,除了餐饮、出行等热门行业加速回血,汽车、房地产等行业也迎来勃勃生机。

 

疫情使今年618比往年任何一届都特殊,承载着释放消费需求、商家重回增长以及上下游复工复产的重要使命。为了打赢这场“回血之战”,各大电商平台投入巨额资源和补贴,试图撬动更大的消费潜能,并带动更多就业。结果不负众望,天猫、苏宁、京东、拼多多618战绩均刷新纪录。数字代表的意义,不仅是一场全民消费狂欢,更展现中国内需引擎的力量,昭示中国经济转型的动能。

 

当然,疫情在带来破坏性的同时还造就了巨大机遇。比如,在线教育、游戏、直播等线上业态十分火爆,用户规模、用户粘性均有大幅提升。总体来看,疫情黑天鹅带来的影响弊大于利,谁都想尽快走出疫情阴霾,但一时半会难以彻底根治,在疫情下推进生产生活或成为新常态。

 

二、瑞幸深陷造假风波

 

曾经瑞幸有多么辉煌,如今就有多么落寞。其曾创造了18个月上市的神话,也书写了上市短短400多天便退市的反面教材。整个Q2,瑞幸一直笼罩在财务造假的阴影之中,难以全身而退。

 

4月初,曾全盘否认浑水指控的瑞幸不打自招,主动承认数据造假22亿元。这一重磅猛料的曝出,对瑞幸产生致命打击,不仅一夜之间市值蒸发近50亿美元,而且接下来的麻烦不断,陷入万劫不复之地,负面影响包括但不限于高层大换血、小鹿茶扩张按下暂停键、收到纳斯达克退市通知、公司控制权之争等。

 

其中,瑞幸退市、争夺控制权尤为引人注目。5月19日,瑞幸收到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资格部关于公司股票退市的书面通知。对此,瑞幸反应激烈,当即表示计划向纳斯达克听证会专家组及时要求举行听证会。瑞幸大股东、董事长陆正耀也对这一决定深感失望和遗憾。

 

4天后,纳斯达克告知瑞幸听证会日期定于6月25日。直到6月23日,瑞幸还在强调正在尽一切努力尽快提交年度报表,让外界以为其有希望保留上市地位,股价一度上涨。但1天后瑞幸态度便出现180度大转弯,决定撤回听证会请求,接受退市的命运安排,让人大跌眼镜。

 

瑞幸在关键时刻放弃挣扎,甚至不愿到听证会上试一试。或许,其早就料到自己无法扭转退市结局,如果真的参加听证会,可能会对外披露更多造假细节。不过,瑞幸面临的诸多问题,并不会因退市而烟消云散,相反愈发棘手。其实,在6月29日正式退市之前,瑞幸董事会早已暗潮汹涌、内斗加剧。

 

明眼人都看得出,前CEO钱治亚、前COO刘剑并非瑞幸财务造假的罪魁祸首,他们被罢免只是流于形式,实际控制人陆正耀的去留才是关键所在。据财新报道,一位接近监管人士表示,中央已掌握陆正耀对于公司财务造假的指令性的电子邮件,他将被公诉,极有可能面临刑事追责。

 

换言之,陆正耀才是瑞幸造假的始作俑者,这引发了大钲资本黎辉、愉悦资本刘二海的不满。他们都是陆正耀的老朋友,组成瑞幸“铁三角”,但造假风波使三人走向决裂,黎辉、刘二海站在陆正耀的对立面,推动罢免其董事长职务。陆正耀也不甘示弱,欲将“不受控”的黎辉、刘二海和推动内部调查的独董邵孝恒踢出董事会。

 

目前,瑞幸控制权格局大致分为两派:一派为陆正耀和管理层(郭谨一、曹文宝、吴刚)共4人;另一派为两家机构股东(黎辉、刘二海)和两名独董(邵孝恒、庄伟元)。围绕罢免,大股东与外部董事针锋相对,已进入“肉搏战”。昨天,免除陆正耀职位的建议未获得多数票通过,陆正耀仍将担任瑞幸董事和董事长。

 

他暂时安全,但不能掉以轻心,能否过关还得看7月5日特别股东大会的结果,届时瑞幸控制权花落谁家将正式揭晓,将直接决定瑞幸的未来。如果陆正耀成功改组董事会,将出现控股股东在董事会一家独大的局面,并不利于健全瑞幸的内部治理,而这对有过造假污点的公司来说至关重要。

 

如果机构股东能够在股东大会上扳回一城,将有利于推进瑞幸内部治理的改革,需要更加独立的独立董事和更为完善的委员会制度,新任董事会应代表且平衡所有股东利益诉求,而非控股股东。陆正耀的最后一搏能否奏效,坐等7月5日见真章,这还没完,此后巨额索赔、中美两国监管部门的严厉处罚也将接踵而至。

 

三、直播带货大火特火

 

今年上半年,直播带货尤为火爆,除了薇娅、李佳琦领衔的顶级主播日常开播之外,相声演员罗永浩的杀入、县市长为地方特产打call、梁建章等企业家下场直播,进一步带动了直播带货热潮的全面兴起,成为最热的风口之一。

 

事实上,直播带货并非新鲜事物,早在2016年,淘宝便开始涉足,但直到2018年下半年才有快速崛起的苗头,而今年疫情带来的一波神助攻,使其真正大火特火起来,成为电商平台标配和发力重点,引爆全民购物狂欢,边看边买成为一种新时尚。不过,随着直播带货愈发火爆,品牌商的内心却五味杂陈、非常纠结。

 

面对直播带货这一新消费趋势,它们纠结的不是参不参与,而是到底常态化参与还是偶尔参与。在我看来,直播带货本质上是一种限时限量限价的销售行为,有利于短期内迅速给品牌商带来可观的销量,但它们要付出的代价也很大,坑位费+佣金+全网最低价+配套宣传,成本居高不下,真正到手的利润少之又少,甚至是赔本赚吆喝。

 

没错,品牌商参与直播带货基本上是赔本赚吆喝,它们图的不是惊人的销量,而是把其当成一次大型品牌营销活动,进行广而告之。尽管品牌商已把预期目标降得很低,但在实际操作过程中仍不讨好,不仅占不到多少便宜,反而时常被割韭菜。

 

一个重要的原因在于直播带货乱象频发。不仅刷直播带货观看数据、粉丝数据、销售数据,一些不靠谱的MCN机构还专做商家的“杀雏生意”,即趁着一些小商家对直播带货一知半解,有的MCN机构养一大批号来赚取几百元坑位费,积少成多,有的MCN机构则雇水军、秒拍商品,接着退货达50%,再把剩下的低价货通过其他平台分销掉,照样收取20%分成,商家到头来赔得一塌糊涂。

 

前淘宝直播运营负责人赵圆圆曾吐槽道,“1元秒的车按原价算销售额,打五折的商品按原价计算成交,PV算观看人数,个个都在放卫星,牛逼都吹到月球了。”他直言,是人是鬼首秀都能破亿,薇娅、李佳琦觉都不睡打拼4年,没有输给时间,反而输给吹牛逼。

 

最近,央视财经也报道了直播带货火爆背后暴露的一些问题,比如,2万观看量+15个真人互动只需53元。总之,直播带货的水很深,存在虚假繁荣,行业发展亟需规范。一个好消息是,中国商业联合会牵头起草的首部“直播带货”标准将出台,直播带货将进入监管时代,告别野蛮生长,让裸泳者无所遁形,从此步入发展正轨。

 

结语

 

2020年上半年过去了,我一点都不怀念它。人生没有重启,只有负重前行,好与不好,都是一种成长经历,使我们走向成熟,以最佳状态迎接美好的未来。2020年下半年已至,每个人都应努力过好每一天,而我会持续关注科技圈的最新动态,记录每件有行业价值和社会价值的大事小情。让我们一起加油,Fighting!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