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roninvest.com

声网敲钟,雷军系“云”收获再下一城

雷军

 

5月8日,在中概股阴晴未定之时,金山云逆势登陆美股,并在开盘首日收获了大涨,不得不说,这给即将在美上市的中国科技企业吃了一颗定心丸。

转眼间,金山云上市已一月有余,近日一家名为声网Agora(下简称“声网”)的企业,也在纳斯达克正式敲钟上市,同时也是中概股风波后,继金山云后赴美上市的第二股。

而这两家企业也有着相同之处,一方面,他们都与雷军有着密切关系,另一方面,他们都是新冠疫情带来的“宅”经济的受益者,同时他们都在递交招股书不久后便迅速敲钟。

据悉,声网的股票代码为“API”,是“全球实时互动云第一股”。股票最终发行定价为20美元,超过此前16~18美元的价格区间,总计募集资金4.6亿美元,将用于产品研发、市场与品牌等方面。

可谓上市即巅峰,声网首日股价大涨超150%,总市值约50.6亿美元。显然,站在风口上的科技公司,又受到了华尔街的欢迎。

代号“API”

虽说现在美股市场正在恢复往日景象,但首日开盘大涨超150%,还是多少让人兴奋的。何况,在外界看来,声网此前十分低调,甚至很多人都不知道它是做什么的。

那声网究竟是一家怎样的公司?

这一切,不妨从它的股票代码“API”说起,曾有业内人士称,以“API”为代码其实代表着声网服务开发者的初心,其创始人赵斌也被称为是“API”信徒。

“API”在百度百科中的解释为应用程序接口,是一些预先定义的函数或指软件系统不同组成部分衔接的约定。

可以形象理解为,电脑和手机上的接口。具体到软件层面,是指把软件某些功能封装好,开发者需要调用时不需要知道这些功能的具体实现过程,直接按照作者规定的流程去调用即可。

而API也是声网最初的业务板块。

招股书中称,近年来用户希望在已经使用的APP中嵌入实时视频或语音功能。但是,对于许多APP开发者而言,实时视频和语音互动功能构建起来既困难又昂贵,同时,硬件和软件的扩散和分散也加剧了开发者的工作难度。

基于这样的现状,声网建立了实时参与平台即服务(Real-Time Engagement Platform-as-a-Service,简称RTE-PaaS),即实时互动PaaS。这个平台主要是为开发者提供应用程序编程接口或API,从而将实时视频和语音功能嵌入APP中,而无需自行开发技术或构建基础架构,提高了开发效率。

除了RTE-PaaS平台,声网还搭建了实时数据传输的实时网络(SD-RTN),SD-RTN通过算法,持续监控和优化数据传输路径,能最大程度地减少延迟和数据包丢失。

简单来讲,视频和语音在传输过程中是被切割成一个个数据包的,传输之后再进行拼接,呈现完整的画面和语音。而声网除了给开发者提供API,还保证了通过API的实时传输效率。

值得一提的是,虎嗅在翻看招股书时明显感到这家公司非常专一。比起其他上市公司动辄几百页的招股书,声网的招股书只有199页,而这199页都在围绕着这一项业务,就是实时互动PaaS。

众所周知,云计算服务大致分为三类,即软件即服务或SaaS,基础架构即服务或IaaS和平台即服务或PaaS 。

在过去的十年中也出现了一些创新的PaaS解决方案类别,例如Square和Stripe等支付平台和Twilio等通信平台,但是在国内像声网这样的纯PaaS厂商并不多。

九成九以上收入来自云

在大多数时候,公司核心业务单一,往往会被外人诟病,甚至会让人对这家企业产生怀疑。

数据显示,2018年、2019年实时互动云服务收入占比总收入分别为98.95%和99.22%,2020年第一季度这一占比提高到了99.68%。

起初声网也并不例外,但它的厉害之处在于将所处细分领域的技术真正做到了商业化,并占据了市场份额第一。

通过声网官网可以看到,其企业级产品包括实时视频,实时语音,实时交互式视频和音频流,实时消息传递,实时记录,实时流加速以及各种用例产品,涵盖了社交,教育,娱乐,游戏,电子商务,金融服务和医疗保健等多个领域,其客户包括了新东方、好未来、VIPKID、小米、陌陌等企业。

具体的业务模式则采用免费增值模式,声网为每个帐户每月提供10,000分钟的免费实时参与,以鼓励开发者采用和创新以及实时参与用例的泛滥。当超过免费使用时间后,则会根据使用量收费。

据披露,仅在2020年3月,声网就通过10,000多个APP为100多个国家/地区的最终用户提供了超过400亿分钟的实时互动,这与2019年12月的200亿分钟相比,已经翻倍。

究其原因,主要是新冠疫情的爆发,导致了工作,学校,旅行和其他限制,最终用户(尤其是在中国)花费更多时间在线互动。

而声网方面也坦言,“尽管我们预计来自主要在中国境外运营的客户所占总收入的百分比将会增长,但我们的总收入大部分来自主要在中国境内运营的客户。”

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从2019年至2020年3月31日止,声网客户大部分的通话时间都用于语音产品,但大部分的收入却来自于视频产品,毕竟视频产品的带宽成本和技术要求较高,相对地定价也会高一些。

具体到垂直领域,则主要是由教育行业客户推动的,因为这类用户大多数使用视频,在某些情况下使用高清视频。

正是在疫情爆发后,不同垂直领域对音视频的需求出现了分化,所以在2020年第一季度中,声网营收对大客户依赖程度较高,前两大客户分别占总收入的14%和10%。

要知道,在2019年并不存在这样的情况,即使将多个账户的客户汇总在一起,也没有一个客户营收占比达到10%以上。

目前来看,声网共有有1176个活跃客户,明显高于去年12月底的1041名和上年同期的678名。不难推测,依赖大客户的情况将不会长时间延续。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两年间,声网的总营收分别为4365.7万美元、6442.9万美元,增长幅度高达47.6%。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实时通讯需求全网暴增,声网营收涨至3556万美元,同比去年增长166%,已经达到去年全年一半的收入水平。

在净利润(亏损)方面,2018年的净收入为37.6万美元,而2019年,由盈转亏,亏损617.7万美元,2020年一季度则再次扭亏为盈为278.7万美元。

缘何成为美股“黑马”

其实,从声网的财务数据上很明显看出,这家公司的体量和规模并不大,只不过是站在风口上,把必不可少的小业务给做精做细了而已。

关于这个定位,有人称声网为“卖水者”,意思是在To B领域里,声网虽然没有一夜暴富,但稳守积累微利,实现了步步富裕。

正所谓,掘金不如卖水。

当然,盈利或者说潜在的盈利前景并不是让华尔街看好声网的唯一理由。

首先,从声网所处市场来看,RTE-PaaS的全球市场相对较新,并且发展迅速,厂商排位并未固定,尚且是一片蓝海,声网布局较早,在市场份额方面有一定的优势。

同样在这一市场,声网要面对的竞争对手也不容小觑,比如国内的腾讯,美国的Twilio等,而Twilio今年以来股价涨幅更是超过100%。

其次,当前驱动RTE-PaaS的需求的主要领域,正处在爆发式增长的阶段,比如社交、教育、游戏、视频会议和物联网等。同时,伴随着5G的推进和普及,RTE-PaaS能够明显改善用户实时视频的质量,挖掘新的应用场景。

三者相结合,使得一部分人相信短期内声网有望保持高速增长的状态。

另外,在云计算领域,PaaS厂商相比于传统的IaaS+PaaS厂商来讲,不需要在重资产方面投入过多,成本主要包括从网络运营商和云提供商处购买的带宽成本,数据中心托管成本,服务器和网络设备的折旧以及人员成本。

如此一来,声网的毛利率表现就比较好,维持在70%左右,并可能进一步扩大。

过去,随着使用量的增加,声网降低了带宽和主机托管服务的价格。同时,由于客户群多样化,高峰使用通常在不同的时间发生,进而提高了带宽和服务器利用率。

据悉,声网未来还将继续较低的价格,算是走“薄利多销”的路,将成本节省转嫁给客户,以在保持毛利率的同时推动平台使用率的提高。

招股书显示,2018年和2019年的固定汇率金额续费率分别为133%和131%,这表明客户度忠诚度较高,并且具备持续续费能力,金额也在增加。

除了在市场方面的考虑外,声网在科研领域的高投入也提升了外界的好感度。

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声网在技术上的投入均超过了总营收的三分之一。不过,这也可能折射出目前声网在RTE-PaaS领域还未形成比较高的技术壁垒。

值得关注的是,在上市之前,声网曾进行了五轮融资,其中不乏一些明星级的投资机构——全球科技股对冲基金Coatue Management、SIG海纳亚洲、晨兴资本、GGV纪源资本、IDG资本和顺为资本等。

其中,雷军旗下的顺为资本在公开招股前,已经占股10.2%,为第四大股东。

综上,这几大因素的加成,使得“小而美”的声网甫一上市便迎来暴涨。

不得不说,声网股价形势的向好,也给垂直赛道里的TOP小企业带来了信心,原来华尔街还是依旧喜欢“好故事”。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