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froninvest.com

张勇接棒马云后接受专访:谈双11、新消费、收购考拉

划重点

  • 1谈双十一:双11背后真正的力量,正是中国新消费崛起的力量。新消费的核心驱动力正是创新。一系列国产品牌在今年双11有超过60%订单来自下沉市场,一大批国际大牌商品打破圈层壁垒,正在加速走进小镇青年的家中。
  • 2谈新消费: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一定是消费驱动、体验驱动。中国现在大概有3亿中产,5年之内,这个数字将会翻番。中国一半以上的人口在农村,只有农村农民生活得好了,整个中国社会才真正走上一个新的阶段。
  • 3谈收购网易考拉:我们今天已经服务了中国国内七亿消费者,我们也在走向全球化,全球化是阿里长期的重要战略。
  • 4谈下沉市场:我一直跟团队讲,要做造风者,而不是追赶风口的人。重要的是去创造和定义风口,创造一个又一个新的机会。

2019年9月10日晚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正式宣布卸任,已在阿里巴巴集团任职12年并担任4年阿里巴巴CEO的张勇正式接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

今年双11,天猫成交额再次刷新纪录。作为双11的缔造者,张勇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张勇表示,中国正在进入“新消费时代”,双11背后真正的力量,正是中国新消费崛起的力量。在张勇看来,新消费的爆发是今年双11创新纪录的重要动力,95后、50后和小镇青年,正在成为消费的生力军。而对于政府倡导夜间经济,张勇认为,“夜经济”背后正是新商业活力的体现。

未来经济的增长动能在哪里?他坚信,数字化没有国界,而且是大势所趋。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未来经济的增长动能,本质上来自创新和数字化的驱动。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一定是消费驱动、体验驱动。

新消费的爆发是今年双11创新纪录的重要动力

新京报:刚刚过去的双11,被称为观察中国经济的一个绝佳窗口,今年的双11交易额再创新高。据你观察,这次购物狂欢反映了消费的哪些新动向、新趋势?

张勇:这已经是阿里巴巴的第11个双11。11年来,双11已经成为一个广泛的经济和社会现象,见证和经历了中国商业领域的大变革、大爆发。每一年的双11,我们都能看到中国消费者、品牌和商家经历一次新的洗礼。每年“双11”我们一再挑战峰值,但是一路看过来,目前的峰值在未来两到三年以内,就将成为常态。

11年之后,中国正在进入“新消费时代”。双11背后真正的力量,正是中国新消费崛起的力量。为什么有这么多企业愿意全身心参与其中?正是因为品牌和商家看到了市场,看到了机会,看到了新消费的力量。新消费的核心驱动力正是创新。新消费深刻重构了人、货、场,驱动了前所未有的商业数字化变革。这样的变革,发掘了商业新人口,创造了商业新供给,带来了商业新行为。未来的双11必须要做到的正是创新,创新是不变的关键词。

新京报:我们注意到这次双11阿里在下沉市场、新品等方面提出了很多新的战略,阿里巴巴是如何制定出这些战略?这些战略的出台背景是否与新消费有关?

张勇:所有这些新战略和新洞察,本质上都是我们看到了新消费时代带来的历史机遇。

可能很多人知道,双11最早的诞生,是为了解决“生存”问题。当时的淘宝商城刚刚诞生,我们想做一个活动,让更多人来记住我们。如今11年过去了,双11对品牌来说,早已不是一个处理尾货的选择。双11的成交额也从2009年的5200万美元激增到2019年的2684亿。今年的双11,超过299个品牌当天销售过亿。这正是一天之内爆发的强劲商业力量。

作为新消费的重要象征和表现,新品已经成为品牌实现增长、寻求增量的核心砝码。可以说,天猫双11已经渐渐取代西方传统圣诞节,成为全世界品牌最重视的新品首发节点。我在这里简单分享一些数字。超一半的美妆大牌打破惯例,改变了新品发布节奏,把圣诞礼盒提前到天猫双11发布。

下沉市场的爆发,本质上也是希望实现供给和需求能够更完美匹配,下沉市场的积极参与,也是今年天猫双11再创新纪录的重要动力,背后是中国内需的巨大爆发力。一系列国产品牌在今年双11有超过60%订单来自下沉市场,一大批国际大牌商品打破圈层壁垒,正在加速走进小镇青年的家中。我们的传统业务聚划算通过定制款货品的供给,深度触达下沉市场。

新京报:你怎么理解新消费?它与以往的消费有何不同?

张勇:新供给创造所带来的新消费,绝对不只是原有消费的数字化,而是真正带来了新的消费增量。双11的2684亿元见证了新消费的崛起,背后是阿里巴巴数字经济体合力创造性满足消费者的需求,而背后是万千企业的增长。“新消费”正是以多元化供给和新的消费场景,调动了消费者最广泛的参与,也成功服务了更多的人。

还是和你分享一些这一次双11的发现。我们发现有三个人群——95后、50后和小镇青年,正在成为消费的生力军。这背后本质上是我们的平台能够更好地洞察这些人的潜在需求,激发了他们此前并不具备的消费潜力。这正是新消费的力量。它不仅通过更高效的匹配满足了人们的潜在需求,更多是创造了新的增量,拓宽了消费的边界和可能。新消费的核心不在于需求,需求一直都在那儿,而在于供给侧,在于我们能不能很好地满足需求,创造需求。有些产品可能几年前都不存在,但是今天变成大家生活的必需品,这正是新供给带来的新消费。

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一定是消费驱动、体验驱动

新京报:从新零售到新消费,是否反映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动能在转变?

张勇:过去20年来,阿里巴巴很幸运地诞生和成长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消费市场。三年前我们提出了新零售,如今已经成为广泛的社会共识,从新零售到新消费,背后正是数字化所带来的巨大能量。中国目前社会零售总额达到38万亿,可以说,未来这38万亿都将会被完全的数字化,这当中所蕴藏的机会和潜力将是非常惊人的。

我们坚信,中国未来经济的增长一定是消费驱动、体验驱动。中国现在大概有3亿中产,5年之内,这个数字将会翻番。中国非常大的另一特点则是,一半以上的人口在农村。只有农村农民生活得好了,整个中国社会才真正走上一个新的阶段。过去一年阿里平台上净增一亿消费者,其中绝大多数是农村的消费者。如何更好地满足和创造更广大消费人群的需求,未来依然有巨大增量空间。

新京报:在你看来,未来经济的增长动能在哪里?

张勇:我还是坚信,数字化没有国界,而且是大势所趋。对于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未来经济的增长动能,本质上来自创新和数字化的驱动。只有不断往前创新,经济才会有活力和生命力。只有不断挑战自我,商业力量才会真正凝聚起来。

新京报:9月10日,你在阿里巴巴20周年年会上宣布:“未来五年,阿里巴巴服务全球超过10亿消费者,实现超过10万亿元以上的消费规模。”如何实现这个阶段目标?

张勇:要更好地实现这一5年内的近期目标,关键要继续践行阿里巴巴的三大战略——内需、全球化、云计算和大数据,同时要不断建设阿里巴巴商业操作系统,为商家和品牌提供一整套数字化能力,来帮助更多企业和品牌在数字经济时代完成全面的数字化转型。阿里商业操作系统不是一种工具的输出,而是一种能力和理念的分享,是一种创造。

所有这些努力,也是为了我们更长远的目标——到2036年,阿里巴巴希望服务20亿消费者,创造1亿就业机会,帮助1000万家中小企业盈利,不断打下坚实的基础。作为数字经济时代的基础设施,我们希望通过更多的分享,能够更好地助力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让更多人享受数字经济的红利。

新京报:阿里巴巴提出五新战略也有一段时间了,我们看到了新零售的落地,你怎么评价盒马、银泰以及众多阿里巴巴线下实体的发展?未来这些将怎样与天猫和淘宝结合?

张勇:三年前,马老师首次在云栖大会上提出了“五新”,新零售、新制造、新金融、新技术、新能源。发展到今天,“五新”已经成为了“百新”、“万新”,背后的共同点,正是各行各业都在全方位走向数字化和智能化。从“五新”到“百新”,中国经济和消费图景也在发生巨大变化。

在数字化驱动和承载的新经济和新社会当中,一切都在被重新定义。无论是线上线下,我们面对的都是同一群消费者,一群被完全数字化了的消费者,线上线下是同一个世界,数字化是同一个梦想。

每个人、每个企业、每个社会元素未来都会变成一个数字化的ID。中国消费者特别是年轻人,他们在这样一个新的数字化时代长大,他们喜欢消费,希望有更好的生活方式。阿里巴巴会继续朝着这个方向创新。

新京报:新零售之外,新制造、新技术等,阿里巴巴会在明年进一步加强吗?他们对新消费的意义是什么?会怎样组合?

张勇:今天所有客户都在讨论“全球增长看中国、中国增长看线上、线上增长看阿里”,我们要去想“如何跟客户对话”,如何能够让我们的客户看到他没有看到的未来。基于这样的思考,从新零售、新制造、新技术等多个维度,寻找面向未来的增长机会。

面向未来增长,我们要真正找到属于我们自己的平台优势。做平台,第一要有硬实力,对未来看得更远、看得更深,抓增量机会,才能构架面向未来的平台。第二,做平台要有利他之心。为了成就他人,帮助我们的商家更好地服务消费者,这是我们今天做平台需要的初心和出发点。

谈收购网易考拉:全球化是阿里长期的重要战略

新京报:阿里巴巴历史上多次将天猫和淘宝分合,这些组织架构的调整都有一定的原因。如今蒋凡统一管理这两块业务,这是基于什么考量?

张勇:淘宝天猫生态的进一步打通,正是为了共同创造新消费。淘宝天猫本质上面对的都是同一群消费者,同一批客户群体。淘宝已经成为中国最大、最完整的消费生活社区,天猫则成为全球最大品牌聚集地。在阿里经济体的大生态中,淘宝天猫早已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在中国新消费浪潮中,共同成为创造中国新消费新的动力之源。

我们在内部经常说,一张图,一颗心,一场仗。这样的组织调整,本质上是为了让我们更好地服务中国的7亿消费者,更大程度激发经济体内部的活力。

新京报:对于未来,阿里巴巴会有新的收购计划补充目前的经济体吗?在你看来阿里巴巴“动物园”还需要添加什么?考拉的收购是意外惊喜,还是筹谋已久?

张勇:阿里的投资是多元化的,并非全部是收购,有大量投资是参股。但在重要的战略项目上,我们选择了收购。在我看来,如果想发生化学变化,就必须要打通血脉。我们会不断面向未来,寻找和探索更创新、更好代表和引领未来的新商业机会。

新京报:考拉的收购是意外惊喜,还是筹谋已久?

张勇:关于考拉,在刚刚结束的进博会上,大家应该也感受到了中国消费者对于进口商品的热情。对阿里来讲,我们今天已经服务了中国国内七亿消费者,当然我们也在走向全球化,全球化是阿里长期的重要战略。对中国的七亿消费者来讲,我们做的事情非常直接,就是怎么样能够跟我们的商家,合作伙伴一起,把全国全世界最好的商品、最好的服务,通过这个数字化的平台能够到中国的消费者手里去,让他们能够体验和消费到。

“夜经济”背后正是新商业活力的体现

新京报:如今政府倡导夜间经济,阿里巴巴哪个经济体会承担相应的职责?会是饿了么的本地生活吗?还是会有新的成员去负责这块业务?你认为这会是另一个翻倍成长的机会吗?

张勇:一直以来,阿里都在不断探索各种新的商业和消费场景。正像你所提示的,我们当然留意到“夜经济”对整个阿里巴巴经济体业务的提振,这背后正是新商业活力的体现,我们也致力于更好地为用户提供吃穿用行的全方位体验。

今年夏天,阿里巴巴也正式发布了《阿里巴巴“夜经济”报告》。我也在这里分享一些内容。我们可以看到,阿里巴巴丰富了人们夜间消费的图景,夜间淘宝网购占全天消费比例超36%,盒马鲜生、口碑饿了么等带动夜间餐饮消费增长,观影观演等文化消费成为夜间消费的新内容……超7亿消费者的购物车正在拉动夜经济增长。中小商户在夜间迎来生意的又一个高峰,不打烊的数字化公共服务在深夜值守,街头奔忙的外卖小哥、灯光下的淘宝主播、形形色色的人都感受过夜经济带来的变化。

新京报:从下沉市场到夜间经济,中国的消费潜力正在逐步释放。在你看来下一个风口会是什么?消费如何连接世界?

张勇:我一直跟团队讲,要做造风者,而不是追赶风口的人。重要的是去创造和定义风口,创造一个又一个新的机会。造风者是比较宏观的表达方式,具体到商业上,就是如何重新定义一个又一个新的场景。我们从来不把任何业务作为单一业务,每个业务都是新场景的延伸,它们共同构成一个生机勃勃的整体。

同题问答

新京报:你认为2019年中国经济最大的亮点是什么?2020年是否会延续?

张勇:过去一年让我们感受深刻,同时也坚信会继续延续的,正是中国经济的增长越来越走向消费驱动、体验驱动。

新京报:2020年最看好哪项新科技?

张勇:我曾经分享过一个观点,大数据是能源,算力是引擎。算力将是未来技术进步的核心竞争力。对大数据的高效使用将是数字经济时代的核心能力。我们在今年云栖大会上也发布了自主研发的芯片含光800,它也是目前全球最强的AI推理芯片,我们必将在芯片领域和其他尖端科技领域继续探索。

新京报:假如你在2020年开始创业?会做什么?为什么?

张勇:阿里巴巴一直在不断开创新赛道,创造新机会。今年已经是我在阿里巴巴的第12年,我一直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创造者,抱着创造者的心态去做事,才是乐趣所在。我们希望阿里巴巴成为员工实践新思考,创造新机会的最佳土壤,不仅是创造新产品、新技术、新业务,更是在创造新的工作方式,共同去创造未来。

新京报:2019年哪项改革措施你最关注?

张勇:阿里巴巴的20年很幸运成长于这个大时代,也感恩这个时代。中国拥有巨大的消费者基数,并且数字化程度最高,这是中国的巨大优势。

可能很多人也看到了新闻,阿里巴巴技术委员会主席、阿里云的创始人王坚博士当选了中国工程院院士。王坚博士作为阿里这样的民营企业技术带头人代表当选院士,也是国家对阿里自主创新技术建设成果的巨大肯定。未来我们有义务站在世界级科技进步的第一线,承担更大的责任。

文章来源:新京报经济新闻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

相关文章阅读